龙8国际_官方app下载-手机版

假如曾先生在国内......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1-09-13

图片

1

9月2日,瑞典警察“粗暴对待中国游客”的事件引起舆论广泛关注,不但驻瑞典大使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严正声明,就连央视也为中国游客积极维权,甚至指责瑞典警方歧视中国公民,搞区别对待。

我查阅了下资料,瑞典作为发达国家的典范,经济、福利、人民幸福指数、社会包容度是长期名列世界前列的。特别是社会包容度,恐怕只有一心为二战赎罪的德国能与之比肩,早在上世纪90年代,波黑战争让无数波斯尼亚人背井离乡,瑞典接收10万名波斯尼亚难民,并为他们免费提供住房、生活补贴、教育及就业指导,努力帮助他们融入瑞典社会。

近年来,中东战乱日益剧烈,瑞典再次敞开大门,仅2015年一年,就通过官方渠道接收了16.3万名难民,境内难民总数上升至24万,除此之外,还有约4万名难民通过非法途径进入瑞典,而瑞典总共才900万人口。

要命的是,这些难民可不是到瑞典好生过日子的。

瑞典民事应急机构数据显示,2017年,瑞典国内共有1457辆汽车被外来移民蓄意烧毁;2018年,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划出61个“生人勿进”街区,这些街区长期被来自索马里、阿富汗、摩洛哥的难民控制。抢劫、贩毒、强奸、杀人、恐怖袭击等瑞典原先罕见的犯罪近年来不断发生,甚至愈演愈烈。

即使如此,瑞典政府仍然不允许提及任何有关“反对难民”的字眼,否则就会被视为“种族主义分子”,这在非常讲人权的瑞典是一个相当严重的政治、道德标签。

这样一个对为非作歹的难民尚且如此包容的国家,会对从来没有输出过难民、远隔万里的中国搞区别对待,明显缺乏说服力。

图片

2

我们再来看看最初流传的版本:

9月2日,曾先生一行三人于当日凌晨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某旅店,但预订的房间要当天下午3点才能入住,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,曾先生要求旅店让他们付费在大厅椅子上休息一晚。然而,旅馆不但粗暴的让他们立刻滚出去,还叫来警察。曾先生在警察来到之后,向警方说明父母身体情况并出示服用的药品,警方不予理睬,并将曾先生父亲从座位上拉倒,拖出酒店,扔在地上。后来,警方开车将其带到一个路口,然后丢下三人离去,曾先生用手机定位发现位于郊区的一座坟场。

9月17日,瑞典检方正式回应,调查已结束,瑞典警方程序标准,没有任何过错。

图片

3

最新的,更正过的版本是这样的:

9月2日,曾先生一行三人于当日凌晨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某旅店,因预订错误,预订的房间要当天下午3点才能入住。曾先生要求在酒店大厅休息等待,一开始酒店同意,后来曾先生外出寻找新的酒店,路遇一同样寻找酒店的中国留学生,而后在未经酒店同意的情况下,带该留学生一起回酒店,引起酒店不满,因而要求曾先生一家离开。曾先生拒绝,而后酒店报警,警察了解原因后,按照当地法律要求曾先生一家离开无果后,强制带离并开车带离市中心大约7公里的地方,让其下车。

图片

4

第一,曾先生预订的酒店类似于中国的青年旅社,属于较为经济的酒店,在瑞典,这样的酒店大堂是不允许长时间休息的,按照当地法律规定,店员有曾先生离开的权利。

第二,酒店一开始是同意网开一面,允许曾先生一家休息的,但曾先生在未经酒店同意的情况下,私自带他人回酒店才引起店员不满。

第三,警方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,强制要求曾先生一家离开符合程序,完全合法。

第四,警方带离曾先生一家至其它地方,也是瑞典警方惯用的“让当事人冷静”的手法,且当地并不是所谓的坟场,而是“林地公墓”,是一处旅游景点,并没有在郊外,附近也有多家酒店。

第五,曾先生所谓的遭遇瑞典警方暴力对待并受伤,出示的证据也只有其父亲身体两处模糊不清的指甲大小的淤迹,和警方强制带离出酒店的视频画,根本没有警察使用暴力的证据。

综合以上,我认为,有错的不在瑞典酒店和警方,而在曾先生一家。

图片

典型的中国式碰瓷,估计瑞典警方没见过......

5

曾先生一家虽在瑞典,但是采取的对抗办法却是国产的,运用的是很熟练,但用错了地方。

我们来看看曾先生的套路:

先是以时间晚、天气冷、老人身体不好等各种理由要求酒店满足其在酒店大堂休息。

预订酒店时间错误是曾先生自己的问题,预订价格便宜,没有大堂休息服务的酒店也是曾先生自己的问题,但曾先生却要求酒店满足为其提供住宿之外的其他服务,将自己的问题转移为其他人的问题。

其次,在酒店破例满足其要求之后,居然又带人回酒店,引起店员不满。帮助同胞,助人为乐是曾先生自己的事,酒店没有义务陪着你献爱心,不能以自己的想法要求别人,更不能以所谓的道德要挟别人,这才是作为一个成熟公民起码的道德。

再次,警方到来之后,曾先生没有享受到国内警方惯用的和稀泥、打圆场的做法,而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,强制带离曾先生一家。曾先生的要求没有得到警方的支持,技术文档就将矛头指向警方,认为警方和酒店是一伙的,是合伙欺负人,是歧视中国人。看来曾先生深谙利用民族情绪、网络舆论的路数,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可惜,瑞典警方完全不上道,听不懂自己的恐吓,还真敢把老人往外抬。

毕竟,在国内,自己手里有“患病老人”这张牌,基本是天地无敌了。

最后,曾先生还有一个大招,拍照摄像、网络曝光、制造舆论、施加压力。

这招在国内屡试不爽,在瑞典却水土不服,就算大使和外交部出面,瑞典检方仍不为所动,直白的告诉你,警方没错。

但,如果换换位置,我们面对如此的国际压力呢,结果自己去想吧。

说实话,我们真应该要好好学学瑞典的警方和检方,我们自愧不如。

图片

6

如果曾先生在国内呢?

到外省旅游,预订时间错误,要求在酒店大堂休息,怎么可能得不到允许。顾客就是上帝,不但要允许休息,还要提供各种周到服务,把客人,特别是那位“患病老人”照顾好,不然老人身体不适,在酒店出了问题,谁担待得起?

假如,要求没有得到满足,曾先生报警,警察赶到后,了解原委,即使大堂是酒店的地盘,酒店从法律上完全有请曾先生离开的充分理由,试问,警察敢严格执法吗?警察敢把一个“患病老人”抬出去?警察有这么大的胆子吗?

又假如,这次警察真的雄起了,带走了闹事的曾先生一家,把曾先生一家大半夜放在路边“冷静”,而不是带回警局好生伺候。万一发生意外,一个出警的小警察有几条小命够造的。

又假如,真的碰到这样一个愣头青警察,那曾先生到网络上发视频、发朋友圈,到纪委告状,去信访投诉,随后督查、纪委轮番找当事警察谈话、做笔录、了解情况,且不论警察有无过错,就算没错,也要考虑社会和舆论影响,最后的结局必然是诚恳道歉,保证深刻汲取教训,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。

曾先生手里起码有“消费顾客”“患病老人”“发视频”“投诉告状”四样法宝,而中国警察难得一样称手的武器,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国内,警察恐怕只有完败。

在此次事件中,曾先生好像还占了“患病老人”“外面天气寒冷”“人生地不熟”的道德优势,就是真正的无理取闹,我们又有什么办法?

图片

7

前段时间郝博士高铁占用他人座位,被占座的当事人、周围旅客、高铁工作人员、乘警,一大帮人就是拿郝博士无可奈何,劝解、讲道理根本无效,硬的手段又不敢用。事情虽然不大,但性质却是相当恶劣,而且郝博士态度很嚣张,事后还得意洋洋的声称“一车人被自己耍的团团转”,这确实是实话,一大帮好人拿一个烂人束手无策。最后,郝博士因为人设实在太差,才激起全国网友的一致声讨,逼得郝博士认错。但没过几天,郝博士又旧病复发,跳出来拿滴滴和昆山龙哥挑衅,继续打全国人民的脸,可气愤归气愤,我们又能把这个跳梁小丑怎么样呢。

无独有偶,郝博士消停没几天,19号又惊现高铁霸座女,列车安全员反复劝说无效,只能协调被占座的乘客坐其它位置。据说当时没有乘警,安全员没有执法权,所以对高铁霸座女无可奈何,但即使有乘警,就敢对该女采取强制手段吗?

图片

8

烂人虽不少,病根也很深,我们还是要看到这个社会治愈的希望。

昆山龙哥砍人不成反被砍杀,如果此事倒退几年,于海明绝对不会如此幸运,我们应该看到法治的进步、社会的前进和多数人公民意识的普遍觉醒。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合法权利的天然权力,而不是只能依靠政府和他人。而当警察这个最后的大杀器出现时,一定意味着到了必须、强制的时候,没有任何讨价还价、胡搅蛮缠的余地。

即使造成严重后果,也不再搞“死者为大”“息事宁人”“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”,只有这样龙哥之流才不敢明目张胆的伤害别人,郝博士之流才没有无耻耍赖的空间,那些老了的坏人才不敢倚老卖老、为老不尊,而曾先生一家才不敢目无规矩、心中无法,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国外。

我们的曾先生一家据说受到暴力对待,产生严重的心理创伤,那他们的瑞典之行就此泡汤了吗?

好像没有,刚刚还在呼天抢地,控诉警察使用暴力,煽动全国网友声讨瑞典,甚至还拉驻瑞典大使馆、外交部和央视下水,转眼就忘得干干净净,在瑞典自由自在的游山玩水,而那位“患病老人”更是玩得不亦乐乎,不信,你看......

图片